學長這次可以別再旋轉我了嗎?

我是今年就讀南x高中三年級的學生,名叫小哈,在科學實驗班就讀,身高 166公分,體重48公斤,三圍32C, 23, 33…………

還記得去年暑假,因為準備學測的關係,我並沒有像往年一樣,與朋友去外送茶店打工,而是 認真的在圖書館K(睡)書(覺)。

學校的圖書館沒有冷氣,也沒有電風扇,更沒有自然風,只有太陽風,真的好熱好熱啊!

 

但是我知道我並不孤單,因為看書時餘光一直喵到坐在斜前方的高三學長也在奮鬥,雖然他已經畢業,但還是回學校讀(撩)書(妹)準備指考。

他身高179公分 64公斤,是學校熱音社的主唱,皮膚白皙的他總是打扮得很韓系(沒有化妝),黑髮、留著督教授的妹妹頭,我沒有他的正面照,硬要說就是韓星車銀優那型的,他的身體線條總是在學校的制服襯衫下若影若現,很多迷妹都非常迷他,但我不是迷妹,所以我不迷他。

確認過他的眼神,非常的迷人,有一種好像什麼都不在乎的高尚感,但也不是沒禮貌的那種,你知道的,很多自以為帥的人都喜歡把別人當塑膠。那種距離感就好像不會唱歌但很會打扮的偶像明星,簽唱會的時候,沒人聽他唱歌只想上台拿專輯給他簽名、近距離接觸的偶像男星。

 

場景回到圖書館(自己CUE),我在看書時,餘光總是感覺有人在偷喵我,當我喵回去時,他的眼神馬上撇開,裝作若無其事地在做其他事情,老實說,我當時沒有多想,只有下面隱隱作癢而已,

因為我有學測壓力、還有大氣壓力,真的好熱好熱! 那溫度真的讓我的香汗狂噴,我的白色制服都溼透了,好死不死那天我穿白色內衣,好怕我的粉色雙暈顯色,感覺我被大家看透透,當時真的覺得好赤裸、好害羞、好不快樂…

於是我起了身,看了學長一眼,走到最沒有人、最角落的第69號書櫃,隨便拿一本書來看,讓自己冷卻一下,畢竟我還不習慣成為大家的女神。

 

正當我的體溫正降下來時,學長突然拍拍我的肩膀說: “學妹,想不想看我變魔術?” “什麼魔術?” 我害羞的問。他嘴角微微地動了一下,笑著說: “就是伸縮望遠鏡的魔術啊! 我能夠讓望遠鏡變大喔~ 想看嗎?”

我心想:“哇! 台灣真多人才,難怪能與世界一起合作,創造人類首次拍下黑洞的紀錄!”   身為科學實驗班的風紀股長,那麼尖端的科技,怎能錯過? 我爽朗的回答: “好啊,讓我看看。”    這時他秀出了他的望遠鏡,一開始真的不大,經過我的摸索,突然變得好大!   “挖,學長你真厲害,望遠鏡真的變大了耶!” “想不想看看裡面有什麼啊?” 接著,他就用手把我的頭往下壓,讓我一探究竟……

 

那是我人生中第三次見到望遠鏡,第一次是小時候去B山嚴拜拜,廟公帶我去一個展望台看的,第二次是我舅公帶我去他們家玩的時候。不同的是,學長的望遠鏡真的好美,很有設計感,很新又沒有老人味,用起來真的舒服很多! 讓我能細細品嘗外星生物,感謝學長讓我開箱,鳩咪~~

(B山巖的望遠景 要投錢才能看…)

 

我在做科學性實驗,學長也沒閒著,他的手緩緩的從我濕透的制服襯衫底下伸進來,從我的腰一路往上碰到我的肩帶,”喀擦”一聲,我的內衣被解開了… 當時的我其實有點害怕,你知道的,畢竟不是在停車場或是野外,而是在圖書館這種公共場所… 正當學長的食指與拇指掐到我的粉色小櫻桃時……

 

 

“你們在幹什麼!”突然一個低沉的阿姨聲傳來,是菊長! 我與學長完全呆住,心想 ”真的剉賽”  “要打去練舞室打”

菊長邊整理書,邊用厭世的語氣說著,連看都沒看我們一眼,果然薑還是老的辣,見過世面就是不一樣。 好奇菊長以前都是怎麼玩的呢?

 

 

***菊長維G百科:  廖林春菊是圖書館的館長,身高體重三圍不會有人想知道,平時大家都稱呼她為 “菊長”,最愛的食物是當歸麵線,個性爽朗、有魄力,最恨別人說咖啡話,封號一路從嗆妹到小辣椒到老辣椒到ㄆㄧㄚ ㄆㄧㄚ奶奶。她今年應該快七十歲了,人生一路順遂,嫁給誰,誰就掛,然後領一堆遺產,而且她都沒有婆婆! 史上最好命的媳婦兒!  也是老兵殺手,目前任職南X高中圖書館,正職年資52年,如果連學生時期打工的年資也算進來的話,那他的年資一樣是52年(她只打工兩週,就因不滿有學生逾期未還,找黑道去暴力討書而被解雇…其實某種程度是很盡責啦!)

 

因為是暑假,練舞室沒有預借根本不會開,而且孤男寡女怎麼能共處一室呢? (我內心其實是很保守的) 後來,我用楚楚可憐的小狗眼神看著學長,以為他會到我去別的地方研究能看到黑洞的望遠鏡,結果他卻跟我說他想去摩濕吹冷氣,吃騷肉珍珠堡,就匆匆離去……恩,Ok fine,這次…我又被旋轉了,真的當我是塑膠,他馬的2486……下次走著瞧…….未完待續   (學長這次可以別再旋轉我了嗎? – 台北芭蕾妹)